X

金川新闻

首页 > 新闻中心 > 金川新闻 > 正文

扶贫更需扶智

2017-05-19

字体: A+ A-

 

  

1495158880905.jpg

 

1495158895140.jpg

 

1495158916937.jpg

 

 

 

    2016年,通过学校的推荐,在上海工作一年的甘肃省安定区李家堡镇双泉村刘统乾给家里带回了5万元的收入。这对于家乡属于甘肃省最为贫困的“两市两州”之一的刘统乾一家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
  刘统乾毕业于金川集团高级技工学校,也就是推荐他就业的学校。
  甘肃省贫困面大、贫困程度深,在全国都是典型的。2012年初春,伴随着万物复苏,一场旨在推进小康建设进程的“联村联户为民富民行动”席卷陇原大地。甘肃省1万多家单位汇聚到“单位联村、干部联户”打响扶贫攻坚战的洪流中,40余万干部纷纷走出机关,背起行囊,走进了58个贫困县、8790个贫困村。
  作为全省国有企业排头兵,金川集团责无旁贷地承担起国家级贫困地区——定西市,少数民族贫困地区——甘南州、临夏州18个贫困村双联扶贫任务。4018户贫困户、1.7万余人等待帮助,渴望脱贫,任务十分艰巨。
  作为企业,手里既没有面对农村和农民的政策性资金,又没有协调社会力量去帮助农村的社会资源,在双联行动和精准扶贫中该怎么做呢?
  金川用行动作出了自己的回答——扶贫更需扶智,用工业化的理念和方式带动联系村转型跨越科学发展,通过产业开发和人才培训,推广新品种、新技术、新设施,市场化帮扶、组织化生产、企业化管理、产业化发展,确保农民年人均收入增长17%以上。
  5年来,金川集团公司始终把提高农民技能作为解决“三农”问题基础性工作来抓。

人才培训与产业培育同等重要


  刘统乾如今的变化就得益于此。
  “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在金川帮扶的18个贫困村中,贫困户和贫困人口比率分别为86%、85%,个别村贫困户和贫困人口比率甚至达到了99%,农民人均年纯收入最低的积石山县刘集乡仅有1480元,与全省平均水平相差2429元,
  经过前期入户调研,农村的贫困问题复杂多样。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和探索,金川集团对自己的优势有了新的定位——有将资源禀赋转化为现实价值的优势、拥有实施产业的各类专业技术人才、对市场有深刻体验和了解,而这一切恰恰是贫困地区农村发展的短板。
  2012年以来,金川集团规划好的一系列产业项目相继在安定区、积石山县、夏河县分别开展,但随着项目的深入,一些制约产业发展的深层次因素也逐渐暴露出来。
  在积石山县刘集乡培育的2000亩核桃长廊和700亩啤特果产业园,因为套种玉米,许多农民不知道给苗木留有足够的通风日照空间,也不能掌握科学管护、补肥、除虫、剪枝,苗木长势和挂果情况较差,劳动力素质不适应农业产业化发展需求的现状可见一斑。
  同样的问题,还出现在肉羊养殖中。肉羊养殖富民产业项目实施过程中,一些分户养殖户都称自己是养羊的行家里手,养殖积极性高涨,领到了羊,盖起了羊舍,可经过一段时间运行,养殖效果却千差万别:有的羊生病了不知道处理,有的不懂如何配料,有的不会按时防疫,夏天不知道通风清圈,冬天不知道补饲保暖。本来能生两胎的,一胎不见;本来6、7个月能出栏的,一年了还和狗一般大小,传统落后的养殖习惯和经验严重影响了产业进程。
  2016年10月,积石山县引黄工程及城区净水厂项目主体设备、管网、控制装置均已完工,但因为缺少水质净化、自动控制、安全巡检、泵站管理等专业操作人员,整个系统迟迟不能负荷联动试车。
  农村的贫困不但是物质的匮乏,更有技能、素质、观念的缺失。经历了种种不适应,金川集团很快意识到,再好的产业项目,没有高技能人才支撑也只是空中楼阁,提高贫困群众劳动素质是扶贫脱困的根本之策,刻不容缓。
  金川集团出资聘请农业方面的专家和技术人员,举办种养殖实用技术培训共计28批4300多人次。从职业教育、农技推广、实地示范、拓展综合技能入手,着力培养有科技素质、有职业技能、有经营意识与能力的新型职业化农民。
  张辉兰是积石山县刘集乡团结村的女能人。前几年,辗转在新疆、内蒙打工。听说金川集团在村里实施肉羊养殖富民产业后,她毅然回乡发展养羊,而她的事例也证实了,农民群众一旦掌握科学技术,产业发展就会如虎添翼。
  养羊之初,张辉兰也不怎么会养,参加了几次金川集团公司请来专家的培训班,才开始慢慢摸出了些门道。为了提高饲草的利用率、吸收率和适口性,她把玉米秸秆粉碎揉丝,再与其他饲草搭配,并加入麸皮、油渣等,羊特别爱吃,长膘还快。她在羊圈墙上挂上温度计和记录本,随时观察、记录、掌握每只羊的防疫、成长、配种情况。为了保持羊圈清洁和粪便及时清运,她还引进制作了栅格式羊床,很快成为远近闻名的示范户。
  连续多年,张辉兰家的羊存栏数都保持在100只左右,年出栏60只以上,年收入超过4万元。
  不光如此,为激发农民群众学技练艺的积极性,金川集团每年都要对技能模范户、养殖示范户、致富能人进行评选表彰,张辉兰、马鹏龙、樊有才、旦木欠……这些都是村里远近闻名的能人。
  目前,金川集团联系县区贫困家庭收入结构已由过去单靠传统种植业变为种植、劳务、养殖“三管齐下”,18个贫困村已有16个实现整村脱贫,农牧民增收步入超常规、跨越式发展的新阶段。

“上门”服务和对口培训
 培育新型职业化农民


  为了增加劳务收入,金川集团曾多次通过多种途径提供劳务中介服务,介绍农村富余劳动力外出务工创收,可由于缺少技术,挣不到钱,不少人嫌工资低,不愿出去。
  农民综合素质水平成为决定增收致富能力的关键性因素,扎实有效的农村人才培训工作,不但极大地提高了农民劳务创收的能力,也为富民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人才和智力支撑。
  金川集团自有培训体系完善,高级技工学校是经国家人社部批准,直属于甘肃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的全日制公办技工类院校。职工培训中心技能鉴定所拥有甘肃省国家职业技能鉴定43所,有色金属行业职业技能鉴定23站两大资质,理论和实际操作师资雄厚。
  金川集团倾心助力帮扶贫困村教育事业,借助完善的职工培训资源,组织帮扶贫困村两后生到公司参加再就业、创业培训,能够满足农村各类技能培训的需要,培育新型职业化农民。
  在培训中,金川集团先后组织153名两后生来公司高级技工学校参加再就业或创业培训,并为贫困家庭学生减免全部学杂费。
  经过培训,36名矿山无轨设备专业的毕业学员,通过聘用考试被金川集团录用,79人被推荐就业,推荐就业成功率达到100%。
  刘统乾就是被推荐就业的79人中的一员。2013年,刘统乾来到金川集团高级技工学校学习电焊专业。毕业后他取得焊工高级技能鉴定证,并由学校推荐在上海造船厂就业。因为技术过硬,工资收入比其他人高出很多,月收入在8000元以上。
  接受了金川集团的技能培训后,积石山县劳务办的有关人员做了这样一次测算:参加过劳务技能培训的农户,其每月劳务收入较培训前普遍能提高2500元至5000元不等,培训对农民家庭收入增长的贡献率达到35%以上。
  由于培训对劳务经济的带动作用明显,积石山县决定将金川集团组织的劳务技能培训由乡扩大至全县。
  2017年初,金川集团在积石山县刘集乡成立“金川集团公司驻积石山县刘集乡精准扶贫技能培训站”,开展异地办班授课,共组织了3期焊接技能培训班,合计培训157人,其中125人取得焊工初级国家职业技能鉴定证。
  3月16日,金川集团更是在积石山县建立了精准扶贫技能培训基地,选派职工培训中心5名理论基础扎实、实际经验丰富的老师前往培训基地授课,积极承担培训任务。截至目前,已完成挖掘机操作、装载机操作、汽车维修等专业391人的培训任务。
  “县人均土地面积少,外出务工成为当地老百姓增加收入的一个重要来源,”积石山县劳务办负责人说,“但是没有专业技术,要么找不到活,要么只能当小工,现在就不一样了。”
  参加培训的人中还有不少人选择了自主创业,也同样创造了自己的精彩。
  甘南州夏河县科才乡藏族姑娘桑吉卓玛多次参加公务员考试未果,索性来金川参加了劳务技能培训,学到了美容美发的好手艺。回乡后,她创办了科才乡第一家美容美发店,不仅依靠技能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还让全家过上了幸福无忧的生活。
  此外,金川集团还心系联系村教育事业,及时为其解决教学困难,为贫困村乡村学校和教师争取到了2个“中国贫困山区优秀校长国际领导力奖学金项目”和10个“‘良师+益友:我的教育梦’教师交流培训营”参训机会。安定区李家堡镇中心小学与金川总校第七小学结对为长期帮扶交流联盟学校。
  同时,为解决特困联系户孩子上大学难的问题,专门设立了“金川双联贫困学生助学金”,按照本科资助2000元、专科资助1500元的标准帮扶,共有80余名特困户得到10万余元助学金的资助。
  5年来,金川集团公司累计出资6758.65万元,分别为安定区、积石山县、夏河县18个联系村开发培育肉羊、犏牦牛养殖和经济林果、畜草等特色养殖规模化村级产业58项,新兴富民产业收益占贫困户家庭总收入的45%以上,农牧民年人均纯收入平均增长率达到25%。
  2013年4月7日,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在积石山县刘集乡肖家村调研精准扶贫工作时,对金川集团公司不遗余力倾心农村人才培训的做法赞赏有加。他说:“这些经过培训、学到真本领的农民群众越多,扶贫攻坚的希望就越大,他们就是一个个火种,必将形成燎原之势,最终消灭贫困。”

扶贫更需扶智

2017-05-19

字体: A+ A-

 

  

1495158880905.jpg

 

1495158895140.jpg

 

1495158916937.jpg

 

 

 

    2016年,通过学校的推荐,在上海工作一年的甘肃省安定区李家堡镇双泉村刘统乾给家里带回了5万元的收入。这对于家乡属于甘肃省最为贫困的“两市两州”之一的刘统乾一家来说不是一笔小数目。
  刘统乾毕业于金川集团高级技工学校,也就是推荐他就业的学校。
  甘肃省贫困面大、贫困程度深,在全国都是典型的。2012年初春,伴随着万物复苏,一场旨在推进小康建设进程的“联村联户为民富民行动”席卷陇原大地。甘肃省1万多家单位汇聚到“单位联村、干部联户”打响扶贫攻坚战的洪流中,40余万干部纷纷走出机关,背起行囊,走进了58个贫困县、8790个贫困村。
  作为全省国有企业排头兵,金川集团责无旁贷地承担起国家级贫困地区——定西市,少数民族贫困地区——甘南州、临夏州18个贫困村双联扶贫任务。4018户贫困户、1.7万余人等待帮助,渴望脱贫,任务十分艰巨。
  作为企业,手里既没有面对农村和农民的政策性资金,又没有协调社会力量去帮助农村的社会资源,在双联行动和精准扶贫中该怎么做呢?
  金川用行动作出了自己的回答——扶贫更需扶智,用工业化的理念和方式带动联系村转型跨越科学发展,通过产业开发和人才培训,推广新品种、新技术、新设施,市场化帮扶、组织化生产、企业化管理、产业化发展,确保农民年人均收入增长17%以上。
  5年来,金川集团公司始终把提高农民技能作为解决“三农”问题基础性工作来抓。

人才培训与产业培育同等重要


  刘统乾如今的变化就得益于此。
  “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在金川帮扶的18个贫困村中,贫困户和贫困人口比率分别为86%、85%,个别村贫困户和贫困人口比率甚至达到了99%,农民人均年纯收入最低的积石山县刘集乡仅有1480元,与全省平均水平相差2429元,
  经过前期入户调研,农村的贫困问题复杂多样。经过一段时间的思考和探索,金川集团对自己的优势有了新的定位——有将资源禀赋转化为现实价值的优势、拥有实施产业的各类专业技术人才、对市场有深刻体验和了解,而这一切恰恰是贫困地区农村发展的短板。
  2012年以来,金川集团规划好的一系列产业项目相继在安定区、积石山县、夏河县分别开展,但随着项目的深入,一些制约产业发展的深层次因素也逐渐暴露出来。
  在积石山县刘集乡培育的2000亩核桃长廊和700亩啤特果产业园,因为套种玉米,许多农民不知道给苗木留有足够的通风日照空间,也不能掌握科学管护、补肥、除虫、剪枝,苗木长势和挂果情况较差,劳动力素质不适应农业产业化发展需求的现状可见一斑。
  同样的问题,还出现在肉羊养殖中。肉羊养殖富民产业项目实施过程中,一些分户养殖户都称自己是养羊的行家里手,养殖积极性高涨,领到了羊,盖起了羊舍,可经过一段时间运行,养殖效果却千差万别:有的羊生病了不知道处理,有的不懂如何配料,有的不会按时防疫,夏天不知道通风清圈,冬天不知道补饲保暖。本来能生两胎的,一胎不见;本来6、7个月能出栏的,一年了还和狗一般大小,传统落后的养殖习惯和经验严重影响了产业进程。
  2016年10月,积石山县引黄工程及城区净水厂项目主体设备、管网、控制装置均已完工,但因为缺少水质净化、自动控制、安全巡检、泵站管理等专业操作人员,整个系统迟迟不能负荷联动试车。
  农村的贫困不但是物质的匮乏,更有技能、素质、观念的缺失。经历了种种不适应,金川集团很快意识到,再好的产业项目,没有高技能人才支撑也只是空中楼阁,提高贫困群众劳动素质是扶贫脱困的根本之策,刻不容缓。
  金川集团出资聘请农业方面的专家和技术人员,举办种养殖实用技术培训共计28批4300多人次。从职业教育、农技推广、实地示范、拓展综合技能入手,着力培养有科技素质、有职业技能、有经营意识与能力的新型职业化农民。
  张辉兰是积石山县刘集乡团结村的女能人。前几年,辗转在新疆、内蒙打工。听说金川集团在村里实施肉羊养殖富民产业后,她毅然回乡发展养羊,而她的事例也证实了,农民群众一旦掌握科学技术,产业发展就会如虎添翼。
  养羊之初,张辉兰也不怎么会养,参加了几次金川集团公司请来专家的培训班,才开始慢慢摸出了些门道。为了提高饲草的利用率、吸收率和适口性,她把玉米秸秆粉碎揉丝,再与其他饲草搭配,并加入麸皮、油渣等,羊特别爱吃,长膘还快。她在羊圈墙上挂上温度计和记录本,随时观察、记录、掌握每只羊的防疫、成长、配种情况。为了保持羊圈清洁和粪便及时清运,她还引进制作了栅格式羊床,很快成为远近闻名的示范户。
  连续多年,张辉兰家的羊存栏数都保持在100只左右,年出栏60只以上,年收入超过4万元。
  不光如此,为激发农民群众学技练艺的积极性,金川集团每年都要对技能模范户、养殖示范户、致富能人进行评选表彰,张辉兰、马鹏龙、樊有才、旦木欠……这些都是村里远近闻名的能人。
  目前,金川集团联系县区贫困家庭收入结构已由过去单靠传统种植业变为种植、劳务、养殖“三管齐下”,18个贫困村已有16个实现整村脱贫,农牧民增收步入超常规、跨越式发展的新阶段。

“上门”服务和对口培训
 培育新型职业化农民


  为了增加劳务收入,金川集团曾多次通过多种途径提供劳务中介服务,介绍农村富余劳动力外出务工创收,可由于缺少技术,挣不到钱,不少人嫌工资低,不愿出去。
  农民综合素质水平成为决定增收致富能力的关键性因素,扎实有效的农村人才培训工作,不但极大地提高了农民劳务创收的能力,也为富民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人才和智力支撑。
  金川集团自有培训体系完善,高级技工学校是经国家人社部批准,直属于甘肃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的全日制公办技工类院校。职工培训中心技能鉴定所拥有甘肃省国家职业技能鉴定43所,有色金属行业职业技能鉴定23站两大资质,理论和实际操作师资雄厚。
  金川集团倾心助力帮扶贫困村教育事业,借助完善的职工培训资源,组织帮扶贫困村两后生到公司参加再就业、创业培训,能够满足农村各类技能培训的需要,培育新型职业化农民。
  在培训中,金川集团先后组织153名两后生来公司高级技工学校参加再就业或创业培训,并为贫困家庭学生减免全部学杂费。
  经过培训,36名矿山无轨设备专业的毕业学员,通过聘用考试被金川集团录用,79人被推荐就业,推荐就业成功率达到100%。
  刘统乾就是被推荐就业的79人中的一员。2013年,刘统乾来到金川集团高级技工学校学习电焊专业。毕业后他取得焊工高级技能鉴定证,并由学校推荐在上海造船厂就业。因为技术过硬,工资收入比其他人高出很多,月收入在8000元以上。
  接受了金川集团的技能培训后,积石山县劳务办的有关人员做了这样一次测算:参加过劳务技能培训的农户,其每月劳务收入较培训前普遍能提高2500元至5000元不等,培训对农民家庭收入增长的贡献率达到35%以上。
  由于培训对劳务经济的带动作用明显,积石山县决定将金川集团组织的劳务技能培训由乡扩大至全县。
  2017年初,金川集团在积石山县刘集乡成立“金川集团公司驻积石山县刘集乡精准扶贫技能培训站”,开展异地办班授课,共组织了3期焊接技能培训班,合计培训157人,其中125人取得焊工初级国家职业技能鉴定证。
  3月16日,金川集团更是在积石山县建立了精准扶贫技能培训基地,选派职工培训中心5名理论基础扎实、实际经验丰富的老师前往培训基地授课,积极承担培训任务。截至目前,已完成挖掘机操作、装载机操作、汽车维修等专业391人的培训任务。
  “县人均土地面积少,外出务工成为当地老百姓增加收入的一个重要来源,”积石山县劳务办负责人说,“但是没有专业技术,要么找不到活,要么只能当小工,现在就不一样了。”
  参加培训的人中还有不少人选择了自主创业,也同样创造了自己的精彩。
  甘南州夏河县科才乡藏族姑娘桑吉卓玛多次参加公务员考试未果,索性来金川参加了劳务技能培训,学到了美容美发的好手艺。回乡后,她创办了科才乡第一家美容美发店,不仅依靠技能改变了自己的命运,还让全家过上了幸福无忧的生活。
  此外,金川集团还心系联系村教育事业,及时为其解决教学困难,为贫困村乡村学校和教师争取到了2个“中国贫困山区优秀校长国际领导力奖学金项目”和10个“‘良师+益友:我的教育梦’教师交流培训营”参训机会。安定区李家堡镇中心小学与金川总校第七小学结对为长期帮扶交流联盟学校。
  同时,为解决特困联系户孩子上大学难的问题,专门设立了“金川双联贫困学生助学金”,按照本科资助2000元、专科资助1500元的标准帮扶,共有80余名特困户得到10万余元助学金的资助。
  5年来,金川集团公司累计出资6758.65万元,分别为安定区、积石山县、夏河县18个联系村开发培育肉羊、犏牦牛养殖和经济林果、畜草等特色养殖规模化村级产业58项,新兴富民产业收益占贫困户家庭总收入的45%以上,农牧民年人均纯收入平均增长率达到25%。
  2013年4月7日,国务院副总理汪洋在积石山县刘集乡肖家村调研精准扶贫工作时,对金川集团公司不遗余力倾心农村人才培训的做法赞赏有加。他说:“这些经过培训、学到真本领的农民群众越多,扶贫攻坚的希望就越大,他们就是一个个火种,必将形成燎原之势,最终消灭贫困。”

法律声明| 网站地图| 投资者关系| 招商引资| 联系我们

廉政举报电话: 0935-8811111

Copyright © (2015) 金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陇ICP备 13000713 号-1